5hm5e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重返1988 ptt-第0392章 到站了!閲讀-81lj0

重返1988
小說推薦重返1988重返1988
陆峰抓着她的手看了一眼,手掌并没有老茧,手指甲缝隙里能够看到一些粉笔的粉末。
白梅花抿着嘴唇,悄悄的看了一眼陆峰,低声道:“怎么样?”
“额……..。”
陆峰沉吟了起来。
“他就是想耍流氓,摸你手。”旁边的大叔打趣道。
“哼,偷钱就算了,还想偷人,下贱!”有人闷声说道。
海贼之基因怪才 看天上那头猪
“看得出来,你今年的命格有变化,出走他乡并不顺利,而且还没完,你那个表姐不一定能帮得上你忙。”陆峰煞有其事的说道。
“啊?”白梅花有些蒙了,问道:“那怎么办啊?”
“你表姐是干啥的?”
“她说是做服务员,伺候人的,肯下功夫赚的不少。”
陆峰微微点头,服务员能挣几个钱啊,现在的东莞刚刚兴起,虽然有些产业并没有成为城市名片,不过大城市里,这种事儿已经越来越多了。
爱我,请勿欺我 安否安否
“我财运怎么样啊?”白梅花叹了口气颇为无奈道:“我也感觉出来这一趟不容易,要不是我爸住院需要钱,我不会跑出来。”
“你爸怎么了?”陆峰问道。
“腰椎不好,积劳成疾!”白梅花说着话哽咽了起来。
陆峰安慰了几句,对面的大叔和阿姨说了几个偏方,可以回去试一试,已经是后半夜了,火车依旧轰隆隆的往前开着,预定的时间是后半夜四点多到站,现在的火车晚点很正常。
刚才听乘务员说估计得明天早上七点钟才能到。
一些人虽然强打着精神,不过已经扛不住,靠在位置上两个眼皮打架,陆峰安慰了白梅花几句,打了个长长的哈欠。
斜对面的男子一直没出现,估计不会再出现在这个车厢里了,对面的大叔站起身道:“小伙子,抽根烟不?”
陆峰点点头站起身,到了车厢链接处,大叔递过来一根红梅,陆峰点着抽了一口有些辛辣,咳嗽了两声看着门窗外的夜幕。
“小伙子,看样子不像是普通人啊?”
“什么不普通?天底下都是普通人。”陆峰随口道。
“我俩的钱被偷了,下了车也不知道去哪儿,那些为难你的人,就是贼吧?”
“是,另一伙儿的。”
“你是另一个贼吧?”
陆峰没说话掉过头盯着大叔上下打量着,对方被他看的有些不太自在,笑了一下道:“我钱被偷了,瞎怀疑而已,你别往心里去。”
“叔,你是干啥工作的?”
“工地上啥都干,拧钢筋,搅水泥,上灰,就是卖苦力气而已。”对方抽着烟,咧嘴一笑,露出一嘴泛黄的大牙。
“我也给你看看手相吧!”陆峰说着话,伸手把他的手抓了起来,他食指中间关节老茧非常厚,中指也有老茧,不过没那么多,手掌光滑如玉,跟白梅花差不多。
大叔盯着陆峰道:“怎么样?”
“叔啊,你这手相不太多啊,你是走偏门的,不应该是卖苦力的。”
陆峰能感觉到,自己提到‘偏门’两个字,对方手明显抖了一下。
“算命讲究道行,你这么年轻,道行太浅。”大叔把手收了回去。
陆峰靠在车厢处抽了一口烟,盯着他沉声道:“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当贼。”
他目光有些疑惑,下一刻就凌厉了起来,喝道:“果然是你偷了钱,把我钱拿出来。”
“我也第一次知道什么叫贼喊捉贼,别的事儿我不想多管,把白梅花的钱包拿出来。”陆峰盯着他目光灼灼。
“你说我偷钱?我一个老实打工的,你居然怀疑我偷钱?”
“但你绝不是一个工地的工人,对于偷这一道我也略有耳闻,你们自己道上的事儿,我不想多管,一个小姑娘的钱都偷,未免太不讲道义了吧。”陆峰沉声道:“那个穿旧皮衣的,团伙很多,他隔一段时间就去厕所,从车上把脏物从车窗上丢出去,沿途设点,根本不怕查,你们呢?”
大叔神色大变,抬手朝着陆峰脖子而来。
陆峰早就提防着他,一把抓起棉衣挡在了脖子位置,一根细细的丝线划破了衣服,被里面的棉花挡住了。
“哟呵,东方不败一派的啊?”陆峰冷笑一声道:“这跟线练了不少年吧,除了这根线外,你这个年纪,打的过我嘛?”
“你俩干啥呢?”白梅花走过来看着俩人道。
大叔脸上恢复了和蔼可亲的笑容,用手拍了拍陆峰的衣服道:“他衣服勾破了。”
“刚买的衣服,怪可惜的。”白梅花说了一句,走进了卫生间。
“没想到你也来踩这条线!”
“我不是贼!”
“你懂这么多,你不是贼?那个女的就是你同伙吧?大家各凭本事,别砸我饭碗,我走的是东莞的江湖。”大叔说完恶狠狠的盯了陆峰一眼,把烟头丢在地上回去了。
陆峰大松了一口,看着棉花乱飞的外套,忽然感觉到手指有些疼,抽出看了一眼才发现食指破了皮,几滴血渗了出来。
把抽了一半的烟丢在地上,陆峰掏出了自己的华子点着,嘀咕道:“来钱这么快,还抽红梅,呛死了。”
白梅花出了卫生间,看到陆峰又点着一根,劝说道:“你少抽点吧,这个不好。”
“我知道了,你……..。”陆峰想劝说她离对面两口子远点,又一想,这姑娘身上一毛钱都没了,还能被偷啥?
那张大饼嘛?
“我怎么了?”
“刚才算错了,你时来运转,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陆峰把她手抓起来假装认真的看了看道:“你这个钱啊,会失而复得。”
“真的?”白梅花略一思索,小声问道:“你是不是知道谁偷我的钱?”
“不知道!”
“好吧,谢谢啊。”
“不客气。”
陆峰抽完烟回到位置,刚坐下来就发现对面阿姨盯着他满脸敌意。
原本热络的四个人,好像瞬间陷入到了真空,再也没人说话,四周鼾声四起,已经是深夜,此刻绝对是下手的最好时刻。
陆峰不说话,打开行李箱翻找了一下,当着他们两个人的面把钱包丢进了行李箱,顺手将一把工笔刀握在了手里。
盖上外套,靠在位置上开始睡觉。
陆峰睡的并不踏实,中间知道几次火车靠站,隐隐约约听到旁边的白梅花抽泣,也感觉到对面的两人离开过座位好几次。
醒来发现窗外已经灰蒙蒙的,白梅花盖着外套靠在窗户上睡着了,对面的两口子嗑着瓜子,陆峰感觉整个人精神好了不少,站起身伸了个拦腰发现半个车厢的人都变了。
乘务员走了过来,喊道:“大家醒醒啊,马上就是终点站,东莞站,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不要落下了,不要睡了啊!”
陆峰朝着乘务员问道:“现在几点了?”
“六点,半个小时后就到了。”
陆峰看了一眼自己的行李箱,昨天睡觉的时候,他把两个拉链中间隔了一指宽,只要有人动过绝对看得出来。
考验
并没有人动过。
白梅花醒了过来,头发有些杂乱,用手抓了几下,外面已经可以看到这座城市,她趴在玻璃上看着外面,整个人显得格外慌乱。
这是一座陌生的城市,一个丢了钱和联系方式举止无措的姑娘,下了这趟车她真的不知道该去往何处。
掉过头看向了陆峰,那双眼睛里满是期盼,期盼这个车上遇见的人说话算话。
陆峰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想去洗个脸,发现根本没地方洗,只能又坐下了,四周开始嘈杂起来,不少人都谈论着即将在这座城市展开怎样的生活。
每个人看待每座城市都有不同的视角,有人怀揣兴奋,准备大干一番,有人带着苦恼,这座城给他留下了太多痛苦,还有人迷茫。
每个人都是自己生活的主角,只不过太多的人演绎的剧情并没有那么好,与陆峰相比,他们连生活都算不上,只能算生存。
“马上到站了啊!”
已经有人背上了行囊,车厢里瞬间一团乱,过往的人们背负着生活的行囊,里面可能装满了酸甜苦辣,那么的沉重,偶尔不小心砸在陆峰的头上,让他感觉脑袋发蒙,急忙往白梅花的方向躲。
“不好意思啊!”
车还没到站,走廊的位置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对面的两口子也抱着两个大包裹,陆峰冷眼看着他俩,发现他们比昨天刚上车的时候,身上多了一件衣服。
可是两个包裹丝毫没有减少,依然鼓囊囊的。
随着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到站了。
人潮拥挤而去,大家下了车将会在社会上扮演各种角色,至于火车上短暂的相聚,有人喝过酒,有人打过牌,有人聊的宛如知己,都是过眼云烟。
对面两口子站起身准备往外走,陆峰拍了一下旁边的白梅花说道:“下车!”
陆峰紧跟着俩人下了车,俩人也感觉到了陆峰跟着他们,背着硕大的包裹,急匆匆的往前赶,在人群里穿插着。
陆峰拉着白梅花的胳膊一路往前,身后一个络腮胡看到了陆峰,朝着旧皮衣男人一招手,疾步匆匆的往前追。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